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6|回复: 0

民主之声:“花燕子”岑子杰:我是“头牌”我怕谁

[复制链接]

1081

主题

1649

帖子

890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01
发表于 2019-9-17 21: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理儿有面2019-09-15 02:21:0200

温馨提示:岑子杰这个人,易引起极度不适……


一般电视上看到的岑子杰,是这样的:


但是,实际上他……
…………
不用怀疑,以上照片都是岑子杰……


岑子杰“女士”,是香港反对派组织“民阵”召集人。他不仅个人癖好“重口味”,祸港乱港手段更是让人作呕!


稍加梳理发现,今年3月份以来,凡是由“民阵”申请主办的“反修例”游行集会活动,“岑子杰”只要宣布活动结束,就有示威者现场秒变暴徒。所有这些以和平示威为名发起的游行集会活动,最后都一致以街头暴乱、恐怖袭击收场……




“当这儿是自己的家吧!脱剩胸围都可以的,或是把胸围也脱掉也行。”


这是岑子杰成为香港反对派组织“民阵”召集人之前,曾对一位登门采访的女性记者说过的话。


岑子杰口齿伶俐,自幼性取向偏好于男性,中学时代就公开了自己是同性恋的身份。由于“同志”身份产生的自卑心理及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加上学习成绩不佳,岑子杰于2006年中七(高中)毕业后便加入了“民阵”旗下的性小众组织“彩虹行动”。岑子杰认为,“同性恋运动争取的是自由、平等和不受歧视的人权,而社会运动就是争取人的政治权利,两者存在着必然的联系。”正因为这样的人权立场,为他日后向社会政治运动过渡转型埋下了祸根。


同性恋婚姻下的“两面人”、“伪装者”


经常“现身说法”为同性恋争取平等、自由与尊重,要求社会满足同性恋群体诉求与期望,积极奔走于同性恋平权事业的岑子杰十分注重个人形象,近年来成功为自己打造出一副正派、自信的君子形象,但岑的亲属透露:生活中的他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两面人”、“伪装者”。


2013年,岑子杰(妻子)与国泰航空公司空少朱家麟(丈夫)在美国纽约登记结婚,二人在香港铜锣湾举行婚礼派对时,为其证婚的是岑的前男友、“彩虹行动”骨干成员潘艺天(网名“天风”)。婚后,岑子杰对忠贞二字毫无概念,不愿接受法律与道德底线的约束。经常往返国际航线的朱家麟一离开香港,岑子杰便与潘艺天以工作为由“再续前缘”,在油麻地弥顿道242号立信大厦7楼D室“彩虹同志社区中心”同居。


2018年11月17日,岑子杰以批准公开发行同性恋儿童图书等为诉求,发起“香港同志游行”活动,立法会“港独”议员毛孟静、朱凯迪应邀撑场。为扩大社会影响力,岑子杰怂恿香港浸会大学男性学生黄某(22岁)在游行至行人密集街道时当众表演“行为艺术”:全身裸体、用一条红绳绑住男性私密处并缠绕于腰间、绳子另一端拴在行人道栏杆上,同时左手持一本圣经、右手握住一只打火机,被警方当场拘捕。


事件发生时,作为“同志游行”主办者的岑子杰刚刚二次接任“民阵”召集人,虽多次公开露面,但对黄某被捕一事只字不提,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直至法庭裁决当日,岑子杰迫于社会舆论压力才到场旁听表示支持。最终,法官判处黄某犯猥亵罪成立,处以900元罚款、需留案底。


资历浅薄反成优势


顺利上位“民阵”召集人


“民阵”全称“民间人权阵线”,是香港反对派势力于2002年为针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专门成立的组织,遵照少数反对派政党的意愿动员其他政党团体,以整合民意诉求为名,集结社会不同阶层民众参与游行集会活动,是为反对派效力的大型活动公关策划机构。


反对派政党团体众多,党内、党派之间因抗争方式、路线、意见共识难以统一,导致党派分叉、重组的情况时有发生。2014年非法“占中”失败后,反对派政党之间立场分化严重。为防止“民阵”平台被单一政党控制,各方大佬为此争论不休,召集人一职始终难以确定人选。


此时,并不出众的岑子杰引起了 “人民力量”、“社会民主连线”、“议会阵线”等反对派政党的浓厚兴趣。与众多急于上位的青年骨干相比,岑子杰虽政治资历尚浅,但党派立场倾向不明显反倒成为他的优势,完全符合各方对“民阵”不被单一政党控制的基本要求。同时,岑子杰口齿伶俐,又自带同性恋“彩虹”光环,“性小众平权斗士”的经历完全能够胜任这个位子,让各位大佬放心。


其实,反观反对派大佬近些年来为“民阵”挑选的召集人中,每届基本都会有1-2名“性小众”群体人士,主要就是因为该群体人士“平权”斗争经历丰富,但普遍来自社会基层,听话、好用,便于反对派大佬操控。  


2015年10月,岑子杰在众多大佬们的支持认可下,由同性恋组织骨干成员直提为“民阵”召集人。此后,他又被“叛国乱港四人帮”之首的黎智英相中,给其提供源源不断的黑金支持,成为黎智英直接操控反对派实施一系列祸港乱中活动的代理人。


操控“民阵”
成为反对派的“反修例”大台


香港“反修例”抗争一步步演变为社会暴乱至今,岑子杰操控的“民阵”已申请组织过多场大型游行集会示威活动,与反对派势力重金雇佣的勇武组织分工合作。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用和平集会的名义为藏于人群的勇武暴徒营造出所谓的民意基础,伺机采取暴力攻击行动,事后再以“和理非”的幌子为暴徒打掩护。岑子杰正是近期一系列暴乱现场的主要组织怂恿者之一,“民阵”就是反对派势力公开层面不断挑头搞事的“反修例”大台。


与此同时,西方媒体常以“无组织带领和呼吁”、“没有指挥者”来描述这是一场全由民众自发的“无大台”运动,故意选择性失明。这实属某些西方国家刻意施行的政治双标策略,其意图就是为了打压中国,抹黑中国的国际形象。


自今年3月31日起,岑子杰以和平示威为名,操控“民阵”已先后发起8场大型游行集会示威活动,总体可分为舆论造势、引发暴力冲击和推动暴乱持续升级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和平游行为名,为“包围立法会”行动进行舆论造势。


3月31日、4月28日、6月9日、16日,“民阵”发动四次“反修例”游行示威活动。岑子杰高调扬言:“如果(香港特区)政府通过《逃犯条例》,将会发动民众包围立法会、6月26、27日(修例表决日)是最后一战”。对于6月9日深夜暴力袭击警方、瘫痪城市交通的暴动行为,岑子杰明确表示:“9日深夜暴力冲击警方的示威者不是暴力狂”,试图为暴动者洗地。


第二阶段:包庇纵容勇武组织暴力冲击立法会、围攻中联办。


7月1日,“民阵”发起第五次“反修例”游行。岑子杰不顾警方反对,以“看不到有示威者在游行过程中制造混乱”为由,强行将游行队伍引至立法会后立即宣布活动结束,助长现场勇武暴徒更加明目张胆地冲击立法会,暴力闯入大楼肆意打砸,导致楼内财物和设施损毁严重。


7月21日,“民阵”发起第六次“反修例”游行,原确定的游行终点是金钟地区,后警方要求终点定在湾仔卢押道,不可进入金钟范围,民阵提出上诉被驳回。岑子杰不满上诉结果,恐吓称他们“无权阻止”群众“不约而同”去金钟睇海景,并称一旦发生混乱,“是警方和上诉委员会的责任”。在活动前,岑子杰更放言“‘民阵’将按既定地点结束游行活动,但示威者在活动结束后的离开路线,要向‘安排能力杰出’、‘智力过人’的警方查询”。


当游行队伍行至既定结束地点后,岑子杰虽口称“呼吁立即解散”,但随后却煽动示威人群继续向中联办进发聚集,大量暴徒在中联办门前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港独口号,用鸡蛋、墨水污损中联办大楼悬挂的中国国徽,在外墙肆意涂鸦。



第三阶段:为勇武组织暴徒撑场助威,推波助澜致暴乱局势升级。


8月18日,“民阵”以流水集会形式发起第七次“反修例”游行。黎智英、李柱铭到场撑台,岑子杰同台为勇武组织助威,现场公然发表威胁言论称:“香港人可以是和理非,也可以是勇武”。


8月31日,在警方事先明令反对的情况下,岑子杰通过“民阵”社交媒体暗中鼓动示威者“自由活动”,继续上街暴乱。香港当日多地连续发生暴徒包围警署、损毁港铁设施、暴力冲击警方、街头打砸纵火等暴乱事件。


为助推暴乱力度,岑子杰自曝8月29日在餐厅内被两名南亚裔蒙面男子用棒球棍袭击。媒体报道称,事发后岑在警员陪同下到尖沙咀警署落口供,四小时后在警署外见记者,故意贬损警方表现不完美云云,对凶徒的动机是什么、自己得罪了谁人,通通支吾以对。事件扰攘大半天,岑子杰无甚损伤,却成功引起话题,“黄媒”纷纷炮制新闻为周末造势。


岑子杰这出“苦肉计”被媒体和网友指责为助力暴动局势升级上演了一场“政治骚”,与2004年台湾陈水扁在选举投票前突然中枪案如出一辙,人为炒作的迹象十分明显。


自相矛盾与荒唐可笑的双标立场


作为“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嘴上一直说不认同“港独”,同时又称“尊重不同立场”,表现得自相矛盾、口不对心。2019年“民阵”新年元旦游行筹备期间,曾有拥护“一国两制”的爱国团体申请参与,岑子杰以该团体不认同“民阵”诉求、举动奇怪为由坚决予以拒绝。


然而在当日游行活动中,港英龙狮旗、英国旗以及印有“香港独立”字样的旗帜赫然现于队伍当中,甚至有宣扬“台独”的“WTC台湾旗”。岑子杰等“民阵”人员不但视而不见,还在游行示威者冲击警方、强闯政府总部东侧场地时,立即现身为“港独”出头,并以打压言论和集会自由为名向警方施压,扬言将为此申请司法复核。


更可笑的是,在8月18日“民阵”发起的“反修例”游行中,一向标榜民主自由的“民阵”竟然因为捐款箱与岑子杰的东家“社民连”引起矛盾甚至动手开抢,简直贻笑大方。


8月29日上午,约有50位香港市民发起抗议“民阵”屡次举办游行演变成暴力冲击,成为社会乱局的“始作俑者”。岑子杰提前收到风声,抗议市民刚抵达现场,岑子杰就用扩音器“恶人先告状”破口大骂,结果被抗议市民痛斥为搅乱香港的“罪魁祸首”、“暴徒保护伞”和“美国走狗”,后来灰溜溜离去。


视香港年青一代为棋子


“反修例”暴乱期间,岑子杰通过“民阵”社交媒体散步大量鼓噪年轻人勇武抗争的煽动言论,极力宣扬“违法达义”之类的歪理邪说,蛊惑香港年轻一代为所谓的民主与自由“赴汤蹈火”。


6月10日,“民阵”发起的“反修例”游行最终演变为一场街头暴乱,参与者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香港警方仅从现场拘捕的19名暴徒身上就起获了包括假记者证、多功能刀、手工刀、面罩、眼罩及胶带等大量作案工具,足以证明这是一场准备充分,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暴乱行为。究竟是谁在幕后鼓动他们出来?面对外界质问,岑子杰竟狡辩称“我真的狠不下一个心去说那些年轻人有什么不对,那些年轻人选择了为香港牺牲”。默许和鼓动年轻人继续从事暴乱活动,将青年一代人作为反对派势力手中乱港祸港的棋子。


8月31日,大量暴徒冲击港铁太子站内袭击乘客,被随即赶到的香港警方现场制服。岑子杰借机大搞政治文宣谣言,谎称警方血腥打人致6名示威者脖子扭断,挑动青年人不满情绪,引发9月8日有不明真相青年示威者纵火烧毁港铁中环站入口事件。


自编自导自演
乞求他国对港发布旅游警示

受“反修例”负面影响,香港旅游、零售、餐饮等行业数月来整体业绩出现持续下滑。7月24日,岑子杰再对旅游业下黑手,以“民阵”名义发布公开信,乞求61个驻港总领馆和办事机构发布来港旅行警示。对此,社会各界一致谴责岑子杰“自编自导自演”,纵暴乱港的同时乞求他国发布对港旅游警示,分明是存心破坏香港经济。截至8月8日,已有22个国家和地区对香港发出旅游提示。

(加拿大提升香港旅游警示至“高度警戒”级别)


据香港财政司公布数据,访港旅客数量仅8月份就急剧下跌了45%;香港旅游发展局统计数据显示,仅7月下旬,抵港游客数量跌幅已达两位数;导游总工会表示,8月份“零”团访港,工会所有导游已经失业。大量酒店因客源减少而被迫降价,其中湾仔粤海酒店每日房价由1000港币急跌至480港币,降价过半。由于旅游业遭受严重打击,相关从业人员难以维持生计。8月20日,在将军澳就发生了一起失业导游持刀激情砍人的惨案。


与“台独”互抛媚眼,相互“喂食”


早在2016年,岑子杰就曾与“港独”分子黄之锋、周庭、罗冠聪等人应邀前往台湾参加“台独”组织华人民主书院举办的“台湾观选团”,学习如何有效利用街头运动影响政治体制。今年5月份,岑子杰又以客座嘉宾身份参加由华人民主书院主办的网络电台节目,为扩大香港“反修例”在台湾的影响大放“独辞”。


6月16日,岑子杰在发起“反修例”游行活动时与“台独”势力里应外合,对同一天在台湾地区举行“反修例”集会的三家“台独”组织“在台香港学生及毕业生逃犯条例关注组”、“台湾公民阵线”和“台湾青年民主协会”高调表示感谢。一方面借“台独”势力为“反修例”进行外部舆论炒作。另一方面通过歪曲解读《逃犯条例》,给蔡英文为否定“一国两制”的反华议题喂食,恐吓台湾民众对中央政府产生误解甚至恐惧。当然,岑子杰为“台独”势力摇旗呐喊也不是白干的,据知情人士透露,“台独”势力每月会给岑提供5万元资金支持,逢其“搞大事”时还会追加经费。


9月6日,岑子杰通过“民阵”官方账号宣称将于9月15日第九次发起“反修例”游行示威活动,次日中午更受邀前往“叛国乱港四人帮”头目黎智英位于何文田地区的寓所,与李柱铭、何俊仁等人在寓所内疑似密谋商讨15日暴乱细节,继续逼迫香港特区政府回应所谓的“五大诉求”。


岑子杰右耳穿环,腰缠彩虹带,处处提醒大家他是个“同志”。他最爱的就是燕子,称“燕子跟人类很接近,但你永远养不到它,你见过有人养燕子吗?它永远在人的附近出现,你走出去檐下便可能看见燕子,但永远捉不到它”。


岑子杰自认为逍遥自在、不受控制,但实际这只“花燕子”不过是黎智英等人操控的工具,当其失去利用价值时,必将犹如断了翅膀的燕子,坠入无底的深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10-21 08:04 , Processed in 0.09909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