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0|回复: 0

美国5年前制造新型冠状病毒, 可致人类传染性肺炎

[复制链接]

1909

主题

2535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586
发表于 2020-2-2 20: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仲国民 于 2020-2-2 20:45 编辑

观点
02-01


感谢H君提供的资料,醋醋在美国《The Scientist》杂志官网上找到一条新闻《实验室制造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争论》,显示美国在2015年就在SARS基础上制造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可引发人类高传染性肺炎,并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科学界对该研究可能带给人类社会巨大风险展开争论。


The Scientist(生物学科学杂志)是一个致力于生命学科技研究的杂志,已经有25年以上的创刊历史,该杂志一直致力于研究生命科学、为科研人员提供最新的研究动态,科研成果发布等多方面的报道。


以下是醋醋翻译的新闻,时间仓促,水平有限,诸多专业科学知识表达不准,难免错漏,还请读者朋友们一一指出,醋醋不胜感激!


实验室制造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争论


嵌合型SARS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的产生使科学家们讨论“获得功能研究”的风险。


2015年11月16日


杰夫·阿克斯特


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传染病研究员,在2015年11月9日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利用中华菊头蝠(马蹄蝠)中发现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研究小组制造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该病毒能让小鼠感染上SARS(非典肺炎)。研究小组发表在《自然》杂志医学版的研究结果显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并在小鼠身上引发疾病。


《自然》杂志报道,这一研究结果证明了SHC014表面蛋白结合和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证实了人们的担忧,即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可能无需中间宿主就能感染人类。他们引发了一场有关这项研究风险的争论,这项工作被称为“功能获得研究”。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西蒙·韦恩·霍布森(Simon Wain Hobson)告诉《自然》杂志:“如果(新的)病毒逃走了,没有人能预测出它的轨迹。”


2013年10月,美国政府停止了所有为“功能获得研究”提供的联邦资金,尤其是对流感、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关注。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这类研究,是因为它们有助于界定人类病原体相互作用的基本性质,有助于评估新出现传染源的爆发潜力,并为公共卫生和防御工作提供信息。”


“然而,这些研究还涉及生物安全和生物防御风险,需要更好地评估这些风险。”巴里克对《自然》杂志说,他对SHC014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是在宣布暂停前开始的,国家卫生研究院允许它在审查过程中进行,并最终得出结论,这项工作不受新的限制影响。


但是一些研究人员,比如怀恩·霍布森(Wain-Hobson)不同意这个决定,争论归结为研究结果的信息量有多大。罗格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防御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告诉《自然》杂志:“这项工作的唯一作用是在实验室里创造出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


但巴里克和其他人认可这项研究的重要性。 “(研究结果)将这种病毒从候选的新兴病原体转移到了明显的当前危险中,” 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告诉《自然》杂志,该联盟从全球新兴疾病热点地区的动物和人类中采集病毒。


该项研究发表在《自然》杂志医学版,以下是论文摘要翻译。




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感染人类的可能性


摘要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CoV)的出现,凸显了跨物种病毒传播事件在人类社会爆发的威胁。


在这里,我们研究了一种类似SARS病毒的SHC014病毒潜在致病性,该病毒目前在中华菊头蝠(马蹄蝠)种群中传播。利用SARS病毒的反向遗传学系统,我们产生并鉴定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其在适应小鼠的SARS病毒主链中表达出SHC014病毒的刺针蛋白(spike)。结果表明,该新型冠状病毒能利用SARS的人类细胞受体,即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的多个同源基因,在人类呼吸道细胞中有效复制,并在体外获得与SARS传染性相当的效果。


此外,体内实验显示,新型冠状病毒在小鼠肺中的复制具有显著的发病机制。对现有的基于SARS的免疫治疗和预防方法的评估效果不佳;单克隆抗体和疫苗方法均未能中和与保护新的spike蛋白病毒感染。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在体内外证明了该病毒强大的复制能力。我们的研究表明,目前在蝙蝠种群中传播的病毒有可能再次出现SARS潜在风险。


前序文章




在前序文章《福尔摩斯的3个预言与SARS迷踪》,曾任美国病毒研究协会主席,世界病毒学顶级专家凯瑟琳·福尔摩斯(kathrynv.holmes)在2005年得出结论:


SARS病毒在自然界已被彻底消灭。


并对SARS的再次爆发给出3个预言:


1、重新进化产生一种新的类似病毒


2、实验室病毒样本意外泄漏


3、发生生物恐怖袭击


针对凯瑟琳·福尔摩斯的“SARS不存于自然界之说,曾任卫生部非典疫情分析专家组组长、现任第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学院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教授的徐德忠领衔的研究组,连续发表3篇论文,得出两个惊人发现:


1、SARS病毒的诞生经历了 “非自然进化”, 即基因改造 ;


2、SARS病毒的消亡源于“逆向进化”,即返祖现象;


我们无需胡乱猜测,这只会让人远离相信猜测的目标。


“冷静观察,站稳脚跟,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绝不当头”。


中国最缺的社会治理现代化,会因这次疫情得到提升,这在平时很难推进。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9-28 18:11 , Processed in 0.08150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