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1|回复: 0

英国《金融时报》: 如何减少一个社会的种族歧视?

[复制链接]

9466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7661
发表于 2020-6-23 20: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库柏:过去人们花费大量精力揪出和羞辱个人种族主义者,但弗洛伊德之死让很多白人意识到制度性种族主义现实。




2020年6月23日 17:49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西蒙•库柏


大约20岁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有种族主义本能。我会根据人们的种族对他们做出快速判断。从那以后,我努力注意并克服自己的偏见。我一直认为这就是做一个有思想的人的意义。但我还是有偏见。我怎么可能没有呢?我是在社会里长大的。


个人种族主义影响深远。但在少数民族生活的塑造上,制度性种族主义的力量要强大得多——一个有利于白人的不平等制度。现在,焦点终于从个人的种族主义转向了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近年来,人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来揪出个人种族主义者。这些人通常因为他们的公开言论被识别,然后被公开羞辱,被斥为魔鬼。那些羞辱者于是可以摆出反种族主义天使的姿态,即使他们每天都从制度性种族主义中获益。所谓的“政治正确”经常采取这种形式。


但个人羞辱对根除种族主义作用甚微,因为有意识的、故意的个人种族主义是一个日益缩小的问题。现在很少有人承认他们认为,比方说,认为非裔美国人在基因上是劣等的。甚至连善于利用种族主义情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称自己是“你见过的最不种族主义的人”。


种族化言论现在通常隐藏在暗号中。黑人吸毒者被称为“暴徒”,而白人吸毒者则“喜欢聚会”。在言语中使用这种暗号的人会否认——通常是真诚地否认——他们有意成为种族主义者。


许多白人意识到制度性种族主义的现实,是在我们看到那幅令人难忘的象征性画面的时候:在手机拍摄的视频中,一名警察跪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脖子上,其他三名警察站在旁边。绝大多数美国白人知道,警察永远不会那样对待他们。弗洛伊德死了,是因为他是黑人。


在美国,关键词“制度性种族主义”在谷歌(Google)的搜索量达到了该公司2004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最高点,比上一次2016年7月的峰值高出50倍。英国的搜索量也是前次峰值的25倍。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和德国的趋势也同样引人注目。就连小布什(George W Bush)现在都问出“一个早该提出的问题:我们该如何结束我们社会中的制度性种族主义?”我不记得他当总统时提过这个话题。


今天的制度性种族主义几乎是无形的。它不再写在法律上。它是无数基本无意识的日常程序和决定的产物。它造成的伤害基本不会进入白人的视野。设想一个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美国黑人女性。她在一个贫困的社区长大,“红线政策”让她的父母无法在其他地方买房。他们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积攒任何财富帮她度过难关。她的学校缺乏资金。只要她吸过毒,她被逮捕的可能性要比一个同样吸过毒的白人高得多,所以她可能会有犯罪记录。她的朋友里没有能帮助她介绍工作的富家子弟。她申请的公司认为她不够格。招聘人员很肯定自己没有种族歧视,他们只是雇佣了最合适的人。但其实他们有。加拿大、法国、英国等地的研究表明,在简历相同的情况下,公司面试白人求职者的可能性远超过面试非白人求职者的。这个女人日后还会在贫困中抚养她的孩子。


《今晚我不会和你一起死》(I 'm Not Dying With You Tonight)一书的合著者金伯利•琼斯(Kimberly Jones)比喻说,在美国身为黑人就像玩了几百年的大富翁(Monopoly)游戏,在这几百年里你既没有钱,也没有房子和酒店,只能为你的对手打工。


那些否认存在制度性种族主义的人搬出了可以预见的全套说辞。“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果!”呵呵,极少数例外或幸运的人能做到,但白人更有可能占尽先机。“我没有白人特权,因为我出身贫寒。”阶级和性别歧视确实存在,但这也不能否认种族歧视也是存在的。“有了平权法案,现在受歧视的其实是白人。”就业和收入方面的数据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得到这份工作只因为他是黑人。”我们很多人得到工作只因为我们是白人。“现在的问题是反白人种族主义。”反白人种族主义是存在的,但正如罗宾•迪安杰洛(Robin DiAngelo)在《白色脆弱》(White Fragility)一书中指出,该主义没得到法院、警方或企业等机构的支持。


只有白人才能消除制度性种族主义。我们现在除了在Twitter上发“黑人的命也是命”之外,是可以真正做些事情的。一些有用的举措:公司应该认清自己的偏见,并任命更多的非白人高级职员,因为人们通常会照自己的样子雇佣员工。政府应该从娘胎里就开始矫正种族不平等。榜样之一是荷兰,荷兰最贫困社区的学校获得的资金最多,与美国制度正相反。欧洲国家还应该停止假装只有美国才有制度性种族主义。只不过欧洲人不需要很多警察致死案来维持制度性种族主义。


如果社会变得不再那么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阶级歧视,它就会更公平、更有效率。然而,输家——在制度性歧视中既得利益最大的群体——将是富裕白人男性中较为平庸的那部分。而这群人是一个强大的选民群体。


译者/何黎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7-15 05:53 , Processed in 0.11032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