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8|回复: 0

英国《金融时报》: 欧盟须以退为进保生存

[复制链接]

916

主题

1459

帖子

1万

积分

钻石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3423
发表于 2020-6-29 18: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拉赫曼:对于德国宪法法院做出妨碍欧洲央行开展工作的裁定,我个人认为,出于务实和民主方面的原因,欧盟支持者应该冷静。





  2020年6月29日 15:19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迪恩•拉赫曼


  在布鲁塞尔工作过的任何人,都不会对欧洲一体化的“自行车理论”感到陌生。这一理论认为,除非欧盟(EU)一直保持前行,否则就会跌倒并解体。


  但这个自行车理论已经危险地过时。为了生存下去,欧盟实际上需要找到一个刹车和倒车装置。否则,欧盟各机构与其成员国之间可能发生致命冲突。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此前作出的一项判决,让德国与欧洲央行(ECB)以及欧洲法院(ECJ)陷入了直接对立,这大大增加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位于卡尔斯鲁厄(Karlsruhe)的德国宪法法院裁定,曾经帮助保住欧洲单一货币的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未能进行“相称性评估”,因为欧洲央行没有考虑该计划的整体影响。德国宪法法院还称,欧洲法院在宣布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行为合法时,超出了自己的权限。


  德国宪法法院的做法让坚定支持欧盟的人士惊骇不已。一些人认为,卡尔斯鲁厄的裁定“使整个欧盟的法律秩序陷入危险境地”,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必须以“侵权诉讼”作为回应,即把德国告上法庭。


  我个人的观点是,无论出于务实还是出于民主方面的原因,欧盟起诉德国政府都将是愚蠢的行为。德国是欧盟最大的国家,也是欧盟预算的最大贡献者。欧盟不可能建立在与其成员国——尤其是德国——对抗的基础上。这个俱乐部可以没有英国。但缺了德国,欧盟将不再存在。


  德国的民意调查似乎表明,宪法法院是德国最受尊敬的机构。德国央行(Bundesbank)也一直被视为德国战后民主制度的关键守护者——而且是魏玛共和国时期的恶性通胀永不重演的保证。如果欧盟让维持德国战后稳定最重要的两大支柱丧失威信,将招致德国公众的强烈反弹。


  如果德国的行为在根本上违背民主原则,那么这类致命的对抗也许属于不可避免的义务。但是,尽管有可能对德国宪法法院裁定背后的经济和法律逻辑提出异议,但没有迹象表明该法院的行为违背了民主或适当原则。欧盟认为,欧洲法院是更高级别的法院,地位高于德国宪法法院。但是,如果欧盟启动侵权诉讼,欧洲法院与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之间的争议将由欧洲法院自己仲裁——这样一种循环局面会瞬间削弱其裁决的道德效力。


  诚然,让德国宪法法院的裁定保持有效并非小事。从最糟糕的方向说,它对欧元的存续以及欧盟维持其作为自由民主国家俱乐部的努力都构成了真正的风险。匈牙利和波兰——两国政府都在快速侵蚀本国的民主制度——都抓住德国宪法法院的裁定,为它们无视欧盟法律的行为辩护。不出所料,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领导的匈牙利政府会作出这样的反应。但欧尔班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物——很像美国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反正都会利用任何理由(无论多么站不住脚)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辩护。


  在现实中,匈牙利和波兰的情况与德国大不相同。华沙和布达佩斯的政府确确实实是在削弱本国法院的独立性。相比之下,德国宪法法院的判决给柏林方面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证明其不受政治影响。


  欧盟针对匈牙利和波兰提起的侵权诉讼有正当理由,因为两国的民主制度确实受到了威胁。但是,长远来看,匈牙利和波兰民主制度的命运将由这两个国家内部(而非布鲁塞尔)决定。


  德国宪法法院的裁定还对欧洲单一货币有重大潜在影响。人们普遍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的经济冲击意味着,欧洲央行继续采取激进行动,是阻止欧盟陷入另一场债务危机的唯一希望。如果德国法院束缚住欧洲央行的手脚(或者阻止德国央行参与欧洲央行的计划),那么欧元的存续可能产生变数。


  但应该存在一种解决这个问题的民主办法。反对德国宪法法院判决的德国人认为,法官们只反映了德国国内少数保守派人士的立场。若果真如此,德国政府可以尝试修改德国宪法或欧盟条约,明确表明欧洲央行的行为是合法的。如果德国政府无法在国内(或者在范围更广的欧盟背景下)赢得这场辩论,那德国或许不得不考虑退出欧洲单一货币。


  即便只是提出这个问题,也可能产生有帮助的清晰度。这或许会让德国人相信,欧洲央行的行为归根结底并不那么不可接受。抑或,这可能说服德国的欧洲伙伴相信,他们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尊重德国人对欧元管理的疑虑。


  这种根本的辩论早就该进行。欧盟的生存无法仅仅依靠越来越使劲地蹬踏联邦主义自行车来保证。其前进方向也需要得到重新评估、辩论和形成共识。


  译者/何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7-10 06:53 , Processed in 0.07664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